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洋港社区 > 第二章 全新的一天 二

第二章 全新的一天 二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送走那对老人,又迎来一位神色凝重的阿姨。
  她婆婆夜里去世了,要是在医院去世的,医院会出具死亡证明,但她婆婆是在家寿终正寝的,按规定要先来社区开证明。
  看上去许冬梅对这项业务一样不熟悉,又给另一个同事打电话,事无巨细问了五六分钟,才从前来办事的阿姨手里接过户口簿、身份证等材料,然后翻箱倒柜找出一本空白证明帮着填写,交代阿姨拿她开的证明去离社区工作站不算远的卫生室,请社区医生出具什么一式四联单,拿到四联单之后送到社区来,到时候她会留下其中一联……
  办完这些并没有急着让阿姨走,问阿姨老人去世前这半年有没有住院,花了多少医药费,建议阿姨等丧事办完之后把病历、医药费的单据等材料全拿来,到时候社区会帮着申请报销一部分,会帮着申领丧葬费之类的。
  阿姨很感激,千恩万谢的走了。
  这种事韩晓武同样是头一次遇着,好奇地问:“许姐,这些事本来不归你管吧?”
  想到刚才那手忙脚乱的样子,许冬梅觉得有必要解释一下,不然会被新同事笑话:“不光开死亡证明不归我管,连刚才转组织关系原来也不归我管。”
  “管这些事的人呢?”
  “有的去街道开会了,有的去参加活动,今天就我一个人值班。”许冬梅端起茶杯喝了口水,接着道:“你看看桌上的名牌就知道了,我本来只负责妇联、计生,可原来负责党建的那位辞职了,书记和主任就让我先顶上,其实我连党员都不是。”
  “不是党员还负责党建?”韩秀峰笑问道。
  “没人,没办法,我们社区现在就书记和主任两个党员。”许冬梅笑了笑,又说道:“死亡证明归小童管,她今天参加活动去了,这种事又不能让人家等,只能先打电话问清楚,再帮人家办。”
  “不懂就要问,许姐,那以后有不懂的地方,我就跟你请教。”
  “什么请教,都是同事,”许冬梅将空白证明放进小童的抽屉,不无感慨地说:“你说得也对,不懂是要问。比如刚才那个证明,以前有个新来的不是很懂,跟人家说人死了要去行政服务中心的公安局窗口注销身份证。人家搞不清楚,真去了行政服务中心。公安局的人看了下材料,问清楚情况,接过身份证,拿起剪刀咔嚓一下把身份证的角剪了,把死者的户口给注销了。”
  韩晓武不解地问:“人死了,户口和身份证不就应该注销掉吗?”
  “是应该注销,但不能注销的这么快。这边丧事还没办完,那边就把身份证剪了,把户口给注销了,死者去世前的医药费怎么报?大病补助怎么申领?丧葬费怎么申领?死者存在银行里的钱怎么取?反正因为这事,人家不知道跑了多少冤枉路,去这儿开证明,去那儿开证明,腿都快跑断了!”
  “看来程序很重要。”
  “是啊,程序真的很重要,我们社区是第一步,我们这儿一出错,步步错。”女人都有一颗八卦的心,许冬梅见韩晓武不但看着挺顺眼而且很礼貌,忍不住问:“晓武,你今年多大?”
  在东海那样的国际大都市,韩晓武从未感觉年龄是个问题。可回到老家,韩晓武赫然发现年龄真是个大问题,至少在别人看来是个大问题。他犹豫了一下,带着几分不好意思地说:“三十一。”
  “三十一!”
  “我们这儿不都论虚岁吗,我八九年生的,虚岁正好三十一。”
  “你属蛇的?”
  “嗯。”
  许冬梅既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也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紧盯着韩晓武看了好一会儿才羡慕地说:“你都三十一了,就比我小两岁,看着真不像。”
  这话韩晓武听着很舒服,忍不住问:“许姐,那你以为我多大?”
  “我以为你二十五六岁,以为你是刚毕业的大学生。”
  “我早毕业了,2010年毕业的。”
  想到自个儿老公看上去也很年轻,许冬梅暗叹女人就是比男人老的快,想想又好奇地问:“你什么学历,哪个学校毕业的?”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