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旧与新时代的交接点 > 第8话

第8话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第八话
  贵得很好吃嘛,还行都差不多,两者都一样没什么区别,要说唯一的区别恐怕就在于好看一些和不好看。
  实际上味道都差不多,贵也就贵个十来块,今天人不多并没有排多久,准确说是我来得早一些。
  嘿呦别看啊,这是周日哈,你不信,你等迟一点再来看,那人山人海,一眼望去全是人全是头。
  现在他们都基本上都在宿舍躺着睡觉,不到饭点不起床。
  “奥哈~”没排多久队打了一个哈哈!今天人不多,嗯。
  “小伙儿,要来点什么?”很快就排到了我,我来到窗口前里面得员工开口问道。
  女得!阿姨,颇有些年轻。
  “嗯~~就来份土豆肉丝,一份鸡蛋汤!”我分别点了两份一肉一汤,这对很多人来说很平常,一肉一汤已经够多了,甚至有些还吃不完。
  “好嘞,拿好了啊,小伙子!”橱窗内很快传来得响声。“拿好啊!”
  “嗯,谢谢!”我接过食堂阿姨递过来得盘子,上面放着我点得一肉一汤和一碗饭。
  看上去饭很多很好吃得样子菜也一样,我将饭卡递给阿姨,她轻轻地放在一台机器上刷了一下又放在了餐盘上!“好啦!”
  我再迟到了一声,“谢谢!”
  我端着餐盘向着一处空位走去,我所在得位置是在第一层。
  现在得人也不是很多,有得去了二楼去了,因为在那里可以抢坐在窗边得位子,可以边吃边欣赏风景。唉,我难得跑。哪有那么好得心情一天天得。
  所幸还别提!我校环境是相当不错,堪称一流,也确实是一流。
  随便找了个空位坐下来,我也不挑,只要干净卫生没有杂物,没有人坐就行了!
  食堂得人逐渐越来越多,吵闹声也逐渐变大越来越大,从刚开始得窃窃私语,到现在得有些喧哗了。
  “走走走走,上二楼看有没有好得位置!”一些人纷纷上了二楼。这是入学以来我使劲想也想不明白一个疑问,哎。
  二楼暂时不知道是啥情况,但是一楼很快开始有点拥挤了,我能感受到从身身后边逐渐走过得人擦着我后背得衣角。
  我低着头吃着饭,手里拿着手机。吃几口看一会儿。
  “打饭,打饭!”
  “阿姨!”
  “啊,让一下!让一下!”
  “来!这边让一下,让让~谢谢!”
  “嘿,昨天晚上怎么样?”
  “咋样,那妹子怎么样?不错吧?”
  “成了没有,成事了吗?”一连串得询问。
  “哪儿,哪有那么快才认识?怎么会呢?”一男生回应道语气颇有些紧凑看来是有些紧张。
  “怎么会呢?”
  “怎么不会?”
  “算了算了,是你自己没有把握好。”
  “嘿嘿,要是遇到我……我早就拿下了!”
  “你就吹吧,一晚上就拿下,吹死!你吹不死你?”
  我轻生得坐在远处,但依旧能听到两人对话,毫无疑问两名男生。话题虽然有些好奇,
  但我依旧自顾自的吃着饭,玩着手机没好一会儿,我这桌的也有人来了。
  食堂的饭桌本来就多人坐,很长很宽,我缓慢抬起头看了一眼,一共四人,这几人我都不认识。
  身材看上去细小,比我矮。几人有说有笑,他们也看了我一眼,没多在意也没说啥。
  这食堂本来就是公用的,只要没人坐,你想坐哪儿就坐哪儿。
  啊,当然还有一些除非是真的是找架干的,我没放在心上,即使吃着饭,当然他们也没放在心上,这很平常。
  “嘿!你你你,你说那个海刚安真的不行了吗?”
  “刚才我.....我还没看见事情经过就被赶来的苟利老师给抱走了!”
  “你们可是第一时间就在现场的跟我说说呗?”一名男生一边往嘴里刨了一口米饭,一边剥着嘴说道。
  还别说我真没听清说的啥,要不是根据他旁边人的回答他的问题,我还真不知道。
  他声音细小而且还略有重复的字,显然是很看重这里面的情节,并且回忆那件事的时候有些停顿,却万万没想到原来是刚才发生的事。
  这不得不让我颇有些好奇,不就是嗯。说来也冷漠,不就是海刚安晕倒了吗?这外面发生的事难道还比不上一个海刚安吗?
  是啊,相比于海刚安个人,难道外面的话题不值得让人更深刻的研究吗?
  但是啊,人往往是那样。看不见的还不如聊聊自己看见的话题,这更有吸引力,而且还是事发在场,并且当天记得的事。
  相比于一个人看见一个只能听或者从电视上报道听到的,当然是看到了更吸引人更让人深入记忆。
  既然对话了大概几句,我便是从他们的对话中猜的,大致应该就是这个问题了。
  “别说了,那是他活该!”他的朋友很坚定的回答。:“听说海刚烈那家伙呀,不!是听他朋友说的。”话讲到一半便停了,吃了一口饭才继续道。
  “说什么呀?你快说呀!别卖关子了!”那提问的男生吹出了一声。
  “哎,你这话说的我可没有卖关子,我这不?我得吃饭呢吗?”男生朋友回应了一声道:“你以为像你一样啊,包着个饭在那里叽叽喳喳的说个不停,到最后也不知道你说的是啥。”
  “要不是我离你近了,我还真没听懂。哎!我还以为你在那打哑语呢。”他朋友打趣了一声。
  这确实不得不说很赞成他朋友这说法,我听见那个提问的男生那声音是真的小绵绵的。
  绵绵的就算了嘛,还连绵不断叽叽喳喳的,那是形容声音很大的嘛,但是他声音不大就感觉很嘈杂。
  谁他朋友的回答和我的意见是一样的,真的!远了,真的听不懂他在说啥。当然他朋友也不想让别人听见,毕竟唉,讨论别人的是非这是一件不好的事。
  坏事得要背地里做才行吗,坏话同样如此,不能当面说呀,正大光明的说呀。
  虽说这不是做坏事,也不是说坏话,但是讨论一个人的个人还是不太好,因为涉嫌到了一个人的某方面,嗯。
  要是一些脾气不好了可能还会斤斤计较!显然海刚安就是这里一类人,所以务必要小心,免得他日后报复呢?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