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登陆 注册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我非痴愚实乃纯良 > 第547章 大反派

第547章 大反派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千山山脉纵横与辽东,为长白山余脉。
  
  群山之间,一队人爬上一座山峰。
  
  此处为陡岸峭壁,高峰直上云霄。目力所及,能望到极远。
  
  “东行到这里,我们便可以向北走了。”秦山湖道:“此地在宋时是渤海国的领土,我大楚收复辽东后,这里才由荒芜之区成为辽东重镇,原属东宁卫管辖……”
  
  他说着,指了指远处。
  
  “侯爷看到那道长城了吗?那是边墙,边墙那面就是朝鲜国。”
  
  “长城破了啊,建奴怎么也不修?”
  
  “野猪皮哪里就会修墙。”秦山湖骂了一句。
  
  话虽这么说,他们却都知道,建奴兵势强大,从来都是摁着人家朝鲜一顿又一顿欺负,根本就没打算修长城……
  
  王笑便点点头,指了指另一边的一个小村落,问道:“那里呢?”
  
  “那就是一个村,当年我大楚在此创学庙,开设瓦市,屯军垦田。想必那里原来是瓦市,建奴占了以后便成了村。”
  
  王笑道:“村里有火药吗?”
  
  “怕是没有。”
  
  王笑微微思量,道:“那就得去把宽奠堡打下来了……”
  
  “不错,宽奠堡有火炮。”
  
  王笑当然知道这边境城堡有火炮,问题是怎么打。
  
  但他没力气和秦山湖说话,只好闷头思量。
  
  正思量着,便听秦山湖肚子里叫了一声。
  
  接着,身后的亲卫一个个肚子里都响起“咕噜”声。
  
  “都饿了吧?难得有个村,我们先去弄点吃的……”
  
  ~~
  
  王笑自然也饿。
  
  不仅饿,他还有些脱水,连续了跋涉了几天,他浑身酸痛,脚底也长了不少水泡,走在山地里生疼。
  
  不行军时士卒们可以歇息,他却还要时时安排人打探情报、调整路线、管这些人的吃喝拉撒……
  
  与此同时,放弃马匹之后,危险也慢慢包围上来。
  
  能打探情报的范围迅度缩小,四千人身陷群山之中,什么消息也得不到。
  
  如果前方有一股敌军,他们也很可能一头撞上去,被杀得找不着北。
  
  又或者说,哪怕他们已经被包围,也毫不自知。
  
  若让王笑来形容,这感觉大概便像是玩游戏时界面上全是战争迷雾,还没办法插眼。
  
  但这不是游戏。输了,便是包括自己在内的四千条性命……
  
  他只好在士卒们歇息时,让白老虎留营,自己带着秦山湖爬上高峰观察环境。
  
  这些山峰也并没有什么山路,只能一块石头一块石头攀爬,浑身上下也不知被划出多少口子。
  
  这一来一回便是大半天,只为看一看周围的环境……
  
  此时下山,王笑眼皮打战,恨不能随时栽倒在地睡一觉。
  
  但他却也不能表露出什么来,只依旧板着脸走着。
  
  过了一会,秦山湖凑过来低声道:“侯爷,末将背你吧?”
  
  “不用。”王笑摇了摇头。
  
  默然了一会,他又问道:“你怎么看出来的?”
  
  “卑将不是看出来,是猜的,侯爷怕是快撑不住了。”
  
  “撑得住。”
  
  秦山湖却还在自言自语地嘟囔着。
  
  “所以啊,平时还得多吃肥肉……”
  
  ~~
  
  一队人下了山,天色也便快暗下来。
  
  睡饱觉的士卒们醒过来,揉了揉眼,拿起武器向不远处的村落包围过去……
  
  村落中炊烟袅袅升起,偶有狗吠声传来,一派安静详和,浑然不知危险正在靠近。
  
  四面八方,一只只战靴缓缓落在地上,小心翼翼,恐惊动了猎物。
  
  楚军兵士鼻翼张合,嗅着那饭香,眼中尽是贪婪的光。
  
  待布置妥当,王笑缓缓道:“还是那句话,一个活口不许留。”
  
  “杀!”
  
  嘶杀声陡然响起……
  
  王笑闭上眼,感受着肚子里的饥肠辘辘,低声自语道:“正好,刚做完饭。”
  
  耳畔的惨叫声像是听腻了的背景音乐,他坐在地上,发现反倒是在这个时候,自己能休息一会。
  
  反正,这些事也看腻了。
  
  过了一会,一个鸡腿被亲卫递在眼前。
  
  “侯爷快吃吧,还热乎着。”
  
  王笑看着那亲卫手上还沾着血,倒也不嫌弃,接过鸡腿咬了一口。
  
  便又有亲卫递了一碗饭,上面还浇了点腌菜。
  
  “有水吗?”
  
  “有,卑职去打碗井水。”
  
  “唔,对了,让他们别把尸体往井里抛……”
  
  食物下了肚,王笑觉得好受不少。
  
  周围的惨叫声中,他忽然听到有人在用汉语高呼着什么。
  
  “王者有诛而无战,城守不攻,兵格不击,上下相喜则庆之,不屠城,不潜军,不留众,师不越时……”
  
  “彼兵者,所以禁暴除害也,非争夺也……”
  
  王笑皱了皱眉,起身向村落中走去。
  
  我来砍你,你跟我背诵书文?
  
  走过遍地的残骸,他看到一个清人正站在屋顶上悲愤地大声疾呼,几个楚军正打算爬上去杀他。
  
  那清人四十余岁样貌,头上梳着鼠尾辫,身上披着长袍,打扮得颇为斯文,看起来却有些不伦不类。
  
  王笑便站在那抬着头看他。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