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登陆 注册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清宫有毒 > 063 文盲

063 文盲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这日晨起,外头正淅淅沥沥地下着一场小雨,有千万条细丝荡漾在半空中,宛如迷迷漫漫的一层轻纱,一下就把肆意萌生的蓬勃暑气冲散了不少,反正不出门,我只穿着素净的薄衣衫,披散着三千如瀑青丝,将一株婀娜姿态的木兰小心地插入瓷瓶中,一色的浅素嫩白,清淡恬雅,有着一种令人心颤的美,一阵湿风灌入,我抬手轻轻打开雕花窗棂,看见窗外雨点滴答,自飞檐上轻轻滑过溅上芭蕉。昨儿我一时兴起吩咐小厨房照着我的描述新做了几样精致点心,成品出来我很是满意,午间时分便拿去了载湉的养心殿,翠竹透过落栗色的南熏湖纱挂帘,落了一地森森重影,刚放下食盒在案上分拣,载湉就随手递来一本折子,明黄色的缎面散着隐隐的光泽,面色半明半暗,“朕现在真不知道是该开心还是该担忧。”
  我关心问:“皇上怎么了?”
  载湉伸手点一点我拿着的折子,示意我看,“珍儿看后也好帮朕分析分析形势。”
  我轻轻蹙眉翻开手里的折子,喃喃念:“什么什么一,什么什么九,”上头的文字简直就像是鬼画符,我完全看不懂,本也没多想,顺势随口问,“甲骨文么?”
  抬眼才见载湉正用一种讶异的目光盯着我,须臾后,忍不住“噗嗤”一声笑出来:“珍儿说什么?”他又捂面笑了一会儿,扬声问:“甲骨文?”
  我挠了挠额头,小心翼翼问:“不是甲骨文么?”
  载湉站起来揉一揉我的后颈,满面好笑道:“当然不是,上头的文字是咱们满文,朕从来不晓得珍儿竟不识得。”
  我心“哐当”一震,心想完了,但转念又一想,上次看的折子写的分明是汉文,而且我在府邸时见志锐他们也都是用汉文,便理直气壮道:“珍儿自小在广州长大,整日在西式学堂混迹,家里哥哥姐姐们也都是熟习汉文,”声音渐渐低下去,“不识得满文有什么奇怪的。”
  载湉抿嘴含笑,眼睛向下轻睨着我,淡淡道:“珍儿可晓得在大清不识得满文跟文盲也差不太多。”
  我听这话心倏忽一揪,我好歹也是一个在现代寒窗苦读了十六年的大学生,一朝穿越到清朝来居然被说成是不识字的文盲,心里自然满是委屈和愤懑,却又不能强言,只是倔强地把头一侧,发出一声不甘心地轻哼。
  载湉笑瞅着我,轻轻从我手中抽出折子,打开看了两眼,叹出一口气又轻轻合上,“珍儿就不想知道上面说的什么话?”
  我唇角一动,“珍儿才不好奇呢,”缓缓颔首,指尖一圈圈的缠绕着腰间玉带上垂落的丝绦,“后宫不得干政,老佛爷都是警告过的。”
  他歉然地抚一抚我的肩胛,凑近言道:“这便是气话了。”
  我依旧垂眸不看他,嘴硬道:“珍儿没有。”
  他盯住我,轻声道:“朕今日早朝时问了李鸿章关于北洋水师的事,他未正面回答,随后便上了一道折子给朕看,上头写着一句话。”
  我忙问:“什么话?”
  他笑,“珍儿又好奇了?”
  我轻嗔了他一眼,身子微微一侧,“皇上不说就算了。”
  载湉拉过我的手,“朕偏要说,”我抬眸看他,在他清澈的眸底仿佛看见了我眼中的灼灼眸光,他道,“李鸿章的那句话里不过八个字,东亚第一,世界第九。”
  我一听,不免冷笑着摇一摇头。
  载湉问:“珍儿笑什么?”
  我含笑道:“珍儿是笑李鸿章李中堂。”李鸿章吹嘘的本领还真是了不得,大言不惭得都不需要打一下草稿,甚至脸都不会红的。我看着载湉被蒙在鼓里的模样,该把实情告诉他吗?我这么做会不会改变历史造成不可挽回的结果?
  正在踌躇时,载湉黯然道:“北洋水师实力磅礴,朕既为此欣喜不已却又担心不已。”
  我问:“皇上在担心什么?”
  载湉道:“朕曾跟你说过的,李鸿章一手把持北洋军务多年,不让别人插手,甚至于朕想拿回北洋水师都受重重阻碍,并非一件易事,若有一日李鸿章将北洋水师为己所用,大事休矣,”他停一停,指尖冰凉,“更让朕担心的是,北洋水师会不会已经被李鸿章归为己用终有一日来对付朕。”
  我轻声说:“不会的,”又道,“只有愚忠之人才会做出这等愚事,北洋水师将领多是有识之士,必然不会的,皇上放心就是。”
  载湉问:“珍儿如何知晓北洋水师将领为人如何?”
  我当然知道,但我该怎么告诉他呢,难不成我要告诉他我是从历史书上看来的?忽灵机一动,我轻笑道:“以前在府邸时偶然听哥哥们提起过。”
  载湉问:“他们说什么?”
  我微笑道:“哥哥们虽并不知晓北洋水师实力究竟如何,但却都晓得有一个水师将领叫邓世昌的,不知皇上了不了解这个人?”
  载湉想了想,幽幽道:“朕打听过此人,乃是李鸿章的得意门生。”
  我道:“邓世昌为人刚正不阿,绝非结党营私之徒,”我心中一动,定定注视着他,“其实皇上可以尝试着将邓世昌收为己用。”
  载湉的目光明灭不定如摇曳的烛火,“珍儿何以这样肯定?”
  我微微沉吟,“珍儿也不瞒皇上了,在入宫前珍儿和二哥志锐在七夕出门玩乐时结识过一位少年东海赛冥氏,绝非平庸之辈,许多消息也正是此人告诉志锐的。”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